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塔 魂

突兀立神州 鬼工露峥嵘

 
 
 

日志

 
 

扎赉诺尔 百年沧桑争崛起——标志塔碑之七十六  

2017-07-27 08:26:01|  分类: 标志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扎赉诺尔国家矿山公园位于呼伦贝尔市扎赉诺尔矿区,二零零八年八月揭碑开园。矿山公园包括露天观景广场和矿山博物馆两个景区,设有扎赉诺尔煤矿开采史展览馆、矿业生产观景台、红色旅游展览馆、小孤山遗址展览馆,古扎赉诺尔人头骨化石和披毛犀动物群发掘原址等。矿山公园集科考研究、科普教育、观光览胜、文化娱乐、休闲度假于一体。露天坑内,蒸汽机车、褶皱带、煤田地质构造等,充分展现扎赉诺尔的矿山文化。矿山博物馆则以实物和图文并茂的形式展示扎赉诺尔的煤炭事业、风土人情和历史变迁。馆内还收藏了通过社会征集、捐赠和出土的展品近百件,其中矿山开采过程中挖掘出的扎赉诺尔人头骨化石、披毛犀和猛犸象骨骼化石等均为重要收藏品。
        扎责诺尔煤矿始建于一九零二年,经历了东清铁路办矿、沙俄资本家包办、中苏合办、日伪统治、大跃进、文革、改革开放等时期,已逐步建设成为内蒙古重要的煤炭基地,它不仅是中国煤炭工业的摇篮,也是中国近代工业史的开端。百余年的采矿活动,留下丰富矿业遗迹,开采过程中发现的大量古生物化石和文化遗迹,已成为保护和利用的珍贵资源。



扎赉诺尔 百年沧桑争崛起——标志塔碑之七十六 - 塔魂 - 塔      魂
扎赉诺尔国家矿山公园标志


扎赉诺尔 百年沧桑争崛起——标志塔碑之七十六 - 塔魂 - 塔      魂
  扎赉诺尔矿山公园


附:摘自马晖《满洲里:百年老矿扎赉诺尔》文

“金属,陶器,鸟的羽毛
无声地庆祝自己战胜了时间。
只有古埃及黄毛丫头的发夹嗤嗤傻笑。
王冠的寿命比头长。
手输给了手套。
右脚的鞋打败了脚。”
——《博物馆》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波兰女诗人辛波斯卡

        “天啊,怎么会这么大?”矿坑边上,一个拿着照相机的红衣女孩惊叹着,声音有些发颤。
        对于外地游客这样的反应,47岁的董成祥显然看得太多了。站在旁边的他,瞥了眼脚下的大坑,甩出一句,“都挖了100多年,能小吗?最早是老毛子,然后是小日本,跟着是咱中国人,都来挖,可不就越来越大。”
        这里是扎赉诺尔矿区的一处景点——扎赉若尔国家矿山公园。
        扎赉诺尔属中国13个煤炭基地中的蒙东煤炭基地序列,亦为45个国家级规划矿区之一和国家规划的7个煤化工基地之一,也是内蒙古自治区规划的能源重化工基地。
        董成祥是这里的看门人,他的工作就是守着这个大坑。
        坑的面积约40平方公里,深近200米,周边如梯田一般向下凹陷。坑底,还有几辆大型的开掘运载车辆在作业,从高处望下去,那就像是孩子的玩具车。
        大坑旁,树立着一块黑色石碑,基座上的几位赤膊矿工,托举起一块方尖石碑,上书几个大字——“百年沧桑争崛起1902”。

铁路与煤矿

        “陨石砸在地球上,也就这么大个坑。”董成祥自言自语地说,他曾经是这个大坑“创造者”中的一员。
        这个大坑,是扎赉诺尔矿的一个主要采矿区——露天矿。
        扎赉诺尔区是内蒙古东部地区主要褐煤矿区之一,探明煤炭储量为101亿吨,规划可采储量87亿吨。煤田西起扎赉诺尔大断层,向南延伸至呼伦湖底,东至阿尔公断层,北至中俄边境,煤田南北长45公里,东西宽23公里,总面积1035平方公里。
        董成祥,扎赉诺尔煤业公司露天矿矿区职工,蒸汽机车司机,在矿上一干就是30多年。过去,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开着解放牌的蒸汽机车,在坑底装卸煤炭。
        “当时都是自翻车,一个机头可以挂10量自翻车,满载250吨煤。”董成祥回忆道。最繁忙的时候,是上个世纪90年代,在露天煤矿的开采坑里,曾经同时开行过47台蒸汽机车,有上万工人在坑下作业,火车的汽笛声响彻整个矿区。
        其实,扎赉诺尔矿本身就是蒸汽机车的衍生物,它与一条铁路的兴建有着密切的关系。
        1895年6月,清政府派李鸿章到彼得堡参加尼古拉二世加冕典礼。在共同防日的幌子下,再加上300万卢布的贿赂,让李鸿章在《中俄密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根据条约规定,俄国有贯穿中国东北干线和支线的铁路修建权和管理权。这条铁路,就是日后在中俄外交史中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中东铁路”(也被称作“东清铁路”)。
        1897年中东铁路开始修筑,1901年初延伸到中国境内。当年,沙皇俄国皇家地理学会派出以波洛尼科夫工程师为首的安尼尔特地质队,到扎赉诺尔地区进行煤田情况勘查。
        这在1927年出版的,由俄国人勒·依·留毕莫夫所著的《扎赉诺尔煤矿》一书中有详细记载:此行,波洛尼科夫在当地发现了大规模煤炭储藏,次年开始煤田的普查勘探,同年9月开始开采,并以工程师本人的名字命名为“波罗尼科夫”矿场,当时有矿工700余人,日产40余吨。
        波罗尼科夫矿,就是扎赉诺尔矿的前身。此后,该矿源源不断生产出的煤炭,一方面满足了中东铁路上奔驰着的俄罗斯蒸汽机车的需要,另一方面也为日俄战争提供了重要的战争物资。
        现在,在扎赉诺尔矿的矿区中,还能够寻找到当年俄罗斯人在此生活过的痕迹。“家属区那片还有老毛子当年的房子,剩下十来栋吧。”董成祥说。
        这几栋赭色的俄式住宅,隐身于一片破败的中式平房之中。它们是最早开采扎赉诺尔煤矿时俄国人的办公场所和住宅,开采扎赉诺尔煤矿的第一位俄国工程师波洛尼科夫也曾在此居住。这些住宅跟周边的中式房屋不同,多尖顶格局,墙壁也要厚实很多。
        “***事变”之后,日本以收买的方式获得了中东铁路的经营权,扎赉诺尔煤矿随之也落入其手。1935年,扎赉诺尔煤矿由满洲炭矿株式会社经营,日本人正式开发扎赉诺尔煤田,这一来,又过了十余年的光景。
        董成祥并不知道,自己守着的这个大坑,曾经有过这样一段跌宕起伏的历史。他说,经常能看到上了年纪的俄罗斯人、日本人来这里旅游。
        他清楚地记得,去年冬天,有个日本老人就站在大矿坑边盯着那个蒸汽机车看,一看就是两个多小时。
        “他带了一个翻译,我说还不走啊,他说要再看看。我说你不是拍了不少照片了,他说那个蒸汽火车冒出的烟每一秒都不一样。”董成祥回忆。

扎矿人

        赵秀兰看过扎赉诺尔矿最红火的时候。
        她是满洲里本地人,本地生,本地长。现在开着一辆出租车,整日奔波在满洲里的大街小巷。1976年上山下乡时,17岁的赵秀兰作为知识青年到扎赉诺尔矿务局知青点,分配到供应处工作。
        “原来的知青点就在大坑那块,后来大坑越挖越大,把我们当时的知青点都给吞了。”赵秀兰说。
        当时,她的工作是在冲床上生产用于矿坑中固定枕木的道钉,每天工作8小时,一天能生产整整一吨的道钉。“我们3个人流水作业,我每分钟能做11个道钉,一个月就是30吨的生产量,是当时最能干的一个。”回忆起当年的情景,赵秀兰仍然亢奋。
        这种工作热情,曾有段时间是扎赉诺尔矿的主基调。
        当时,在露天矿的大矿坑里,不分昼夜跑着几十辆蒸汽小火车,电铲把土方开出来,倾倒在车皮里,车皮再把土方拉出去,排出去,等到把整个土排完了,煤层就露出来了。到了冬天,露天矿要防火、防水,需要很多人,赵秀兰就和她的同事们自带干粮去“献工”。
        那时,煤矿的效益很好,尽管累,可赵秀兰觉得有奔头。1994年,矿上给她分了一套福利房,78平米,总共花了不到3000块钱。每月工资也涨到了300多块钱,比当时满洲里的市民要多很多。“当时满洲里的姑娘都愿意往我们矿务局嫁。”赵秀兰笑着说。
        1996年之后,扎赉诺尔矿开始走下坡路了。赵秀兰从自己的产量上看出了端倪,过去她每天生产一吨矿钉,都不够用,生产多少就可以用多少;后来,矿钉的用量就开始减少了,“我们就有点吃不饱了,车间开始轮流放假”。
        这样的变化,在大坑底下开蒸汽机车的董成祥也能明显感觉到,过去一天能采将近300吨煤,然后逐渐变成200吨、100吨,到现在一天也就能开采个二三十吨。
        “现在还在开采,可是每年开采的量越来越小了,采不起了,坑太深,挖上来的煤成本太高,费用太大,现在煤价也跌,不划算。”董成祥说。
        露天矿的职工也逐渐分流,从最高峰的近万名员工,逐渐减少到现在的不到600人。他的很多老同事都去了旁边的矿。董成祥自己也不开蒸汽机了,现在主要是给矿山公园看门,每个月拿2000出头的工资。
        赵秀兰丈夫也是矿上的,几年前病故,高昂的医疗费榨干了这个家庭仅有的储蓄。为给女儿赚学费,赵秀兰咬牙办了内退,出来干起了出租。
        董成祥的老伴也在矿上,现在给别人干杂活,碰到活多的,一个月能赚个1000来块钱。他有一个儿子,今年18岁,正在呼和浩特上大学,今年刚一年级,开销很大,他觉得现在供个大学生很吃力。
        “我今年46岁了,按矿上规定55岁退休,也不知到我退休时政策又变成啥样子。”董成祥说。

能源帝国的棋子

        董成祥和赵秀兰都觉得,扎赉诺尔矿的未来寄托在开新矿上。
        “新开的矿,那头的灵东矿,全自动化,招的至少是技校生。”赵秀兰说。
        据扎赉诺尔矿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东北地区最大的现代化矿井——扎赉诺尔煤业公司灵东矿已经开始进入试生产阶段。该矿位于扎赉诺尔煤田的南部,井田面积27.8平方千米,煤质以长焰煤为主,其地质资源量14.3亿吨,可采储量6亿吨。设计年生产能力达500万吨,矿井服务年限可以达到100年。
        “我们想要建一个新的‘绿色’煤矿,跟露天矿等老矿不同。”上述负责人表示,一些新的采矿工艺被运用,矿井水处理厂可以将煤矿全部矿井水实现零污染排放,处理后的矿井水可以用于下线产品生产用水。
        董成祥看守的大坑隔一条马路,就是新矿井灵露矿,现在正在建设中,预计明年3月份就可以正式投产。
        这些新矿,其实都是一盘棋局中的棋子——中国华能集团正在试图打造中国能源帝国。
        2007年6月,华能集团斥资近5.7亿元,整体收购了扎赉诺尔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由原华能伊敏煤电公司、呼伦贝尔市属扎赉诺尔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北方联合电力安泰热电有限责任公司的基础上组成的蒙东地区最大的能源公司——中国华能集团公司呼伦贝尔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公司总资产达172亿元,主营电力、煤炭、供热。
        时任华能集团总经理表示,扎赉诺尔矿产资源富集,其中褐煤储量高达104亿吨,华能将在此“实行煤电联营和资源综合开发运用,发展蒙东大型电煤基地”。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